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息正文
中秋情愫
发布时间:2018-09-26 信息来源:资阳日报 阅读次数: 【字体: 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 

  □ 资阳日报/杨天朋

  每年中秋节前后,我的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情愫。每年中秋这天,赏月、吃月饼、团圆,是个永恒不变的主题。好像八月十五的月亮最圆、最亮,月圆是福,一切都圆圆满满。人们赏月常会赏出情感和思绪来,于是就有了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、李白的《静夜思》……中秋节、中秋月更成了人们寄托情感的重要载体。

  在我家乡安岳,中秋有吃糍粑、吃月饼、走亲戚的习俗。糍粑是把蒸熟的糯米倒进石碾内,用石碾碾糍糯,然后精心制作而成白色的厚圆饼。小的糍粑比银盘小,大的糍粑比米箩口还大。吃糍粑的感觉是甜蜜幸福的。洁白的糯米饼在铁锅里温热烘软,醮着白糖吃,真是香甜撑肚。中秋节这天,乡下未婚男子必须到准老丈人家过节,如果男方不去,则表示两家的亲事也告吹了,月圆人不圆,乡下人是忌讳的。中秋节晚上,当明月升起来,木桌上摆上桔子、苹果、月饼,然后,烧冥纸,敬祖先,沏一杯清茶,一边赏月一边吃水果、月饼,那种感觉惬意而美好,一切的情思犹如银色的月光,在静谧的夜色里缓缓流淌。

  对于我来说,小时候吃月饼是一种奢望。那时生活非常艰苦,我四岁那年得了一场病,躺在凉席上,不吃不喝,奄奄一息。母亲对父亲说:“看来老二真的不行了。”母亲从门外找来一张黄篾席,放在我睡的凉席边。也许只要我小腿一蹬,一口气接不上来,母亲就会用黄篾席将我裹了,悄悄把我背上后山给埋了。谁知,七天后,我竟奇迹般活了过来。那年中秋,母亲亲手烙了两个大米饼给我,我死活不要,哭吵一夜,就要吃月饼。母亲望着我,心酸地扭过头去。第二天,母亲真的买回两个莲蓉月饼,那是我一生中记忆最深刻、吃月饼吃得最香甜的一次。谁知当天下午,母亲竟然晕倒了。在我十岁那年秋天,邻居王二婶告诉我一个秘密,说那年我母亲经常去县城里医院卖血。当时,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滚落下来。从那以后很多年,我都不吃月饼,甚至讨厌月饼。

  如今,我已人到中年,经历了无数个中秋,也吃过无数种月饼,母亲离我远去也有二十六年了。中秋节吃月饼的习俗未变,但吃月饼寄托的情思却在改变。月饼一年比一年卖得贵,有的一盒要上千元。看来月饼真成了一种“外交”商品,它的作用和内涵在增大,而其原质似乎正在一点一点消失。

  中秋月圆人未还,人生本就有诸多阴晴圆缺的遗憾,或许缺陷也是一种美。

  今年中秋,我的心像秋水滤过的月光般冷清,掠过丝丝无声的惆怅。(来源:资阳日报)

( 责任编辑:安岳县网管中心-15)
  相关信息  
  最近更新
  热点新闻